新冠狀病毒肺炎看私隱及監控

武漢肺炎,人人自危,正所謂未去處理病情前先決定名字才方便戰爭。我也要開始改叫新冠狀病毒,感覺上看似沒太大傷害。因為中文字來說,當你看到是:

肺 炎

便會想到肺有炎,好像會死很危險,因為肺及心有事便好像不是很好的事。然而當你看到或聽到是:新冠狀病毒時,那感覺不到是針對你的身體或部位。正如男人最痛,你說性病,他們沒感覺的;但你對男人說割包皮,他們會覺得很大件事,比中了性病還大。再說下去便是一系列中文解毒問題,多年前有位教授陳雲寫了本中文解毒的書。先不理政見,內容是有大量中文學家或文字工作者需要去看的;所以我堅持,如果要讀者感到威脅,便要在文字上一看便感到痛。新冠狀病毒不感到痛,肺炎便直接打到痛處。

再說下去便離題了,被人說是迷雲黨。先說回多個月沒講的私隱問題。就是全球就是利用疫情防控狀態下,完全把人類自由,史無前例的情況下搶走。

疫情防控狀態是在強姦你的私隱

我在這兒警告,這種所謂疫情防控狀態,是絕對沒必要,而是一次過把人類自由交由一堆無人可控的所謂政府及權貴。以我之前提到的個人私隱在受重大威脅下,大家還可以把自己的私隱去保留,然而今次將大開中門,給政府完全控制。

疫情過後,自由會否回復到大家身上?我肯定對你說是不會,而且更肯定是要爭取,才可以取回部份。

上面大堆說話,你在心內一定在問,現在有什麼私隱你失去了?

1. 全球大部份先進國家,歐,美,中國等等,以疫情防控,要所有電訊公司交出資料,去分析人們流動資料。因為每個人都有手機的時代下。你關了機也好,電訊商也知道你的位置而不用gps。只是未能證明你是在使用,還是你交了手機給人而己。至於你的足跡交給誰?中國交給幾間科技巨頭,美國交給google。

美其名是交給他們去分析病毒流向,然而沒有任何一個掣去停止他們在疫情後繼續使用。日後他們再也不需要破解手機了,因為他們因疫情已授權去使用你的資料。至於這次疫情所得到你多少資料,分享你多少在手機相片,gps位置,連絡人等等,沒人知道,沒有資源找到。

我到今天也認為手機數據及wifi要全免費使用,反正各科技巨頭在強姦我的個人資料。

說了很多,證據如下:

歐洲8 間ISPs會因疫情而把你的個人資料合政府:

https://www.les-crises.fr/coronavirus-huit-operateurs-europeens-dont-orange-vont-fournir-les-donnees-de-localisation-de-leurs-clients-matthieu-delacharlery/

香港,中國一樣,可由ISP中完全知道你的資訊。如果你曾在這期間出入北京上海,你也知道入境時,沒有了微信小程序,你會很難才入境。

說實在,這場私隱大戰,基本上已輸了 7成。之後要反勝便是等待因取了大量私隱後而失控的機關引致的蝴蝶效應,才有機會扭轉一切。至於香港,疫情防控狀態下,四人以上便是犯法了,你不要以為疫情過後便沒事,這種完全沒有任何科學理據的四人以上便是犯法的疫情防控方法,連中國也不敢使用。

你以為你沒失去?你在失去很多,連飲酒也沒有了。香港要所有酒吧停業,你只能喝啤酒吧,更好的烈酒或其他紅白酒,平日你只會想喝才去買吧,現在便成了權貴在控制物資鍵了。

2. Working-From-Home需要online meeting軟件的使用,加速私隱問題

Zoom軟件的大量使用,是因為大家都需要 Working-From-Home。然而看到了各大小所謂大公司,根本沒有在平日時,好好實行Work from home的政策。什麼大公司,科技公司,電訊公司都是笑話。而很多大公司內的小Team,根本沒有錢及知識去處理私隱問題,只知道:本司是不肯付出金錢去買一套較正規的軟件去進行視像會議。

市場上有Microsoft, Google也有推出;都可以幫你完成 Online meeting,但要錢,也要學習。那個Zoom便是不用錢,不用很長的Learning Curve,便吸引大堆所謂企業用戶加入,還自以為是精英。其實完全看得出他們對科技的弱智。

到現在出問題了,便一次過完全禁止使用Zoom了。忽然球迷外,出現了大量忽然資安專家,私隱專員了。然而事實是Work from home還是要繼續,但他們換了另一軟件,然後又重回:本司是…本司是…不肯付出金錢去買一套較正規的軟件去進行視像會議,過一陣子,又會爆出另一軟件出問題。正所謂免費是最貴。最後大量公司中伏,多少個人資料失去了沒法可算,還未包括在會議中的國家及私人機密。

這一切根本就是不聽專家言,又不理會私隱的結果。如果你問我Zoom安全嗎?現在開始安全了,因為大量用戶流失,他們始終也是上市公司,也要顧及生意及股東利益,到時後只會像Microsoft/Google一樣,被用家監管下改善。雖然,最終Zoom只能把公司賣給其他企業或合併的命運。

3. 公司借疫情,推出大量監控新方法

Working-From-Home正是現時很多公司使用方法。但公司知道,員工Working-From-Home未必真在家,因為你的家太細,根本找不到一個安靜環境作行工作視像會議,你可能去了Starbucks,去了Cafe。但因此,公司便很想知道你的行蹤,公司不想付錢給員工,但不是一心一意在打工中。公司最想你在家,借意利用視像會議內的軟件功能內的GPS 知道你在那兒。

有部份公司更擔心員工不是在工作,必要開著Webcam,坐在枱前,也要開iPhone的GPS,不能走開。員工在家反而要化妝,穿回套裝見人,好笑吧?

然而這正是白白把你的私隱交出了,你是員工,明知被侵犯也沒有可能反抗,因為疫情,根本不可能轉工。而這便給成慣例,日後沒有疫情時,你只是一點點頭痛,想休息一下,說Work from home,你首先要把Webcam裝好,注意病也要化好妝,穿好你的西裝。

4.全球Bandwidth 因監控不夠使用

Bandwidth 不夠使用?笑話,因為太多監控,以致真正用戶根本未開始工作,已失去了速度。加上大量公司利用視像去破壞大家的私隱已結下的果子。

5. Edward Snowden 於早前發表講話,內容大意是全球民主自由正面臨史無前例的破壞。
傳送門:https://www.vice.com/en_us/article/bvge5q/snowden-warns-governments-are-using-coronavirus-to-build-the-architecture-of-oppression?utm_source=reddit.com 

這種破壞是完全沒法子用年去修復,可能要革命。而今天,我還未說中國出的健康手帶這問題,香港的隔離人仕用的手帶處理方法,也是另一種完全失常的監控工具。

私隱及健康是可以一起並存,但很多人忘記了。

今次新冠狀病毒過後,你們的私隱是不會回來,只會更加變本加厲地監控。而你在家中的日子時,監控系統,燈柱已經是比以前更完善,配合 5G發展;人類私隱正式玩完,我看不到有任何回帶方法及方式。任何地區議會就算反對,也只是橡皮圖章。因為硬件完成,只是在有緊急是,你的國家能不能給你當作犯罪的理據而己。

日後各國政府完全可以用防疫為理由去把一些小區隔離:沙田有疫情,懷疑新城市廣場有病人,要立即關食店,附近五公里內,不可以多於四人一起,晚上九點後不可外出,維持 14天。要進入時量度體溫;然後你在量度體溫時,便可以拍到你的樣子,你手機的藍牙在分享你的位置,你Android背後的Wechat在進行小程序把數據給中央分析。

又如再有一次大型難民問題,德國可以因為某些難民有新冠病毒為理由,把所有難民隔離 14天,在 14天內,他們做什麼也可以;殺人,查背景,收錢等等;政府可以懷疑你有新冠病毒而把你關在醫院隔離,然後製做/破壞證據。這不再是電影才出現的了。

之後這堆數據會有怎樣用途,隨便想像一下已覺不安。再想想這堆數據會有多少人看過,有沒有人可以轉售呢?最後又是一盤生意。

病毒殺不死人,人吃人才是最可怕。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