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新冠狀肺炎病毒人生 1)今年畢業生,何去何從?

今年畢業生,一定是最無奈最苦的。

我跟不少校長,教書的談過。這是制度問題,人類制度根本出錯,錯有錯著,因為從來不會有一年是停頓。然而今年的新冠裝病毒疫情告訴大家,可以差不多半年停頓了。

今天是五月二日的香港下,還未完全復工復學。基本上原本的五月是一個學期最後的一個月,六月便考試,7 月暑假。一個下學期其實是GG了。

第一反應是:何不說今學期停了,明年全部再來?

校長A在晚飯說:不能,不是我不想,而是整個制度問題。拿起酒杯,先飲一大口,再說:你想想,中六停一年,即小一至中六也停,DSE也停,大學也停,對吧?那我們不把幼稚園算在內,原本九月讀小一的怎算?在家留一年嗎?

好了,準備讀小一的留一年,那準備讀幼稚園的又怎算?只有 3條路走:

不停一年,原本讀小一的跟今年因新冠病毒一起的一起讀嗎?學校不夠空間位置老師人力man power…etc etc

停一年,那幼稚園又如何?再前的playgroup之類又如何?那他們整代人,下一代人,再下一代人便遲了讀小一了。即是日後小一課程的年齡便遲一年嗎?攪唔掂!

校長B在飯局中插咀:還未計算原本因為送中條例,在上年 12月已申請了去英國,美國的學生們,他們要完成今年課程,有張Cert才可以飛去外國連上那邊學校。好多家長已付了錢呢!

我只能說:這即是…一定只有逼他們上路嗎?沒更好方法?

沒有,真的沒有。

這是原本的社會制度問題。有人類史以來沒試過停頓的只有WAR=戰爭才會停下來,然而記著,日本侵華也沒停學的。那是另一回事不談戰爭吧,現在比以前有更殘忍的事情要面對,便是錢。停一年,那出年要交學費嗎?你做家長會想付出 2年讀三年級的學費嗎?疫情後,人類最叻便馬後炮,是政府要學校停課,不是我想,我不會交明年學費了。

老實說,我也不會交吧;還有其他更現實問題是,書商每年改版賺錢,今年下半年的書未用過,你會怎樣?明年再用嗎?更深層次問題是,如果半年不上學也行,整個教育制度是會倒下來,老師原來拍片便可以,土地問題便解決啦;把學校改裝成studio, 老師回校vr拍片就可以了。然後又來錢從那兒來?

校長A B 各自說出還有來自四方百面的壓力,他們也是完全沒有任何幫助。上半年社運的問題還未解決,大人們在政治事件中還未回魂時,又來更大的問題。

我問:如果明年再有疫情呢?

沒人有反應,因為人類不會從歷史吸取教訓。大家心中也知道,不是逼到死角,沒人會付出錢及力量去改變這制度。

但有一結論:

你會請今年的畢業生嗎?大家都心知答案。

整個香港上半(學期)年受反送中影響,下半學期受疫情影響。這方面,政府是沒有支援學生的,不論作為學生的是支持或反對政府的,你都看到今年畢業的學生是完全被釘上被放棄了的一代人,而沒有人為他們發聲。那種無助無力感,希望能成為他們的動力,而不是自殺潮開始。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