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錄) 後疫情送中國安法日記1

今天我跟大部份香港人一樣;沒有睡得很好,然後便工作。下班。

今天是第一天,國家安全法針對香港定制法律後的第一天。這版面將會由今天起把每天發生的事都記下。

我相信一個健全的社會,除了有官方歷史記載,也要有民間史。世界應有更多有系統的民間或半民間之記載才可把歷史還原。

因為一百年後,沒有人知歷史變成怎樣。到時應沒有書本印刷吧,那大家的所謂歷史會在google嗎?然後,這類需要死記的史實應不會在書本出現吧,因為內容大家可以在網上查閱;學校應已產業化,學生都針對功名利祿讀書。歷史只是在有必要時翻查,而翻查的歷史,到時只剩下粉飾太平之記載。

到時民間歷史只能看網上記錄的。

我不知這天何時來,也不知此站何時被封,盡一個香港人在記下這期間的事情。正如林燕妮所講,總有人要睇住事情發展。

今天是生效後第一天。昨晚陶傑做了個比平常長一點的節目。

大家關心的可能是日後特區護照可否免簽,還是淪為中國護照。

也有部份做生意的,有海外生意的朋友正在想,公司日後是中資,不再是港資吧,到時應怎算?要回中國取批文把公司再申請嗎?

年輕的更怕,打機封號,從此加入國服。沒有Whatsapp, Facebook的日子來臨。正如我所講,日後大家都要使用VPN。

今晚大家在等Donald Trump的宣佈,會是巨大復仇,還是再打咀炮。

拿起手機問一句SIRI,一國兩制?AI也懂回答。

然而這只是網絡一角,網絡上人人不安;早上街頭除了Citibank有人排長龍外,返工上班照常,街上行人正常,運動場上跑友們照樣當沒事一樣,如倉鼠般一停一圈又一圈。街市內燒味舖一樣邊用左手收錢,右手斬雞;然後左手把切好的雞入盒,瘟疫是似有還無。 報紙只有Apple Daily有提國安法影響。

執筆時 11pm ,年輕有年輕的不安,在疫情及國安下,將不會是一個平靜的夜晚。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