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記錄) 後疫情送中國安法週記3

日記如果每日一文,會令到整個版面很醜,所以決定以後集中放在這一頁中;但放在同一頁中又有閲讀及Search時太雜亂的問題,所以我也決定改作週記吧。這樣或許會好一點。太多版面上的整理暫時沒時間去弄,始終國安法生效後很多事我也不知。

今天 6月 28日。
這幾天社會基本上平靜,很平靜。

然而網絡大部份都討論:
1. 國安法
2. 立法局選舉
3. 後父親節食店宣傳
4. 美國正式通過針對港的人權法
5. 中國水災/地震

先說說社會吧,學校開課都差不多一星期了,校內有校內批鬥,黃藍老師不知如何解決問題,國歌要如何唱,學生不唱時要報警,還是如孔子話齋:慢慢教?校內問題已變成巨大社會問題,然而更重要的是:因為疫情引致的教學問題,升班,考試問題還未完結。大家對未來都是不安。

電視黃金時段,無論viuTv, TVB也好,都盡放政府推出的國安法廣告。聽說用了 7千多萬廣告費。

第二輪口罩也發出了,一戶十個。我倒想知十個口罩夠多少天用,現在送出的意義又是什麼?今次又花了多少錢嗎?怎麼無論任何德政,在政府推出後的時機都好像拿不準,都好像變成劣政。

社會氣氛大致平靜了,因為經濟差,而且疫情後,市民雖然都上班,但有部份習慣還是改不了,先說說我看到的:晚上 7pm左右,平日很多人的尖沙咀,現在已沒有人了,很多店如tiffany (1881),海港城內的店都吉了,更不要說銅鑼灣區;收音機報導如prada也關了幾間店,每店差不多九百萬月租。食店也關了很多。疫情後第一波疫情安定期後,市民也慣了回家吃,雖然某些店子門口也很多人,但大部份都慳了,在家吃。

平日朋友都外出外的,現在也約不到了。

尖沙咀 7時後的街道,在圖上可見到是很少很少人了。

在我耳邊聽到的如Pandora,Chanel,Coach等,都大裁員。大裁員意思不是只裁幾十人,而是以以 50%以上的做法。Zara也減去全球大約 2500間店舖,還未計其他如Microsoft等等。

社會便是這樣子,唯一見到笑容的地方可能是政府運動場。由於香港還有限聚令,所以運動場變得一個三不像的地方。

究竟 75人是如何推算出來的數字呢?我想就算愛因斯坦再世也不會算。

然而以我親身去體驗下,當足球場有人訂場,但訂場的人沒來,還是要限聚令下,只可有 75人在跑道上。數學題:緩跑跑道 400米,合共 8條跑道,即每一百米也只有1.5人,現在去跑步是最合適時間,差不多都成了私家跑道了。

由於以上德政,往往變成如下畫面:入場要取票叫號,門外大排長龍。那場外排隊感染高,還是跑的人感染高?

這完全體染中式的家家自掃門前雪。你只要不在場內有事,門外排隊跟本館沒關係。唉,完全是倒行逆施。

上面取票叫號形式,這張票也不知有多少人用過,也不知有沒有消毒。

至於國安法方面,今天消息還是在 7.1成立團隊去執法,國際間會分別使用不同方式去保護港人或去制材。

我不知國安法會為我們帶來多少安全,但可以肯定是到今天,還未知國安法實質內容。

心情:不安。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comments